0752-2368882
13117886855

當前位置首頁 » 延瑾堂新聞中心 » 新聞資訊 » 行業資訊 » 真假冬蟲夏草的戰爭

真假冬蟲夏草的戰爭

返回列表 來源:延瑾堂 瀏覽:- 發布日期:2017-07-14 17:43:32【

    人們辛苦勞作才挖出一根根蟲草,因此它格外令人珍惜。並不為人所知的,曾經有一些假冒的蟲草也混進蟲草銷售市場,一番較量之後,最終真的蟲草占領了市場。

 

002LLoerzy70Vns5zUw34&690


    千辛萬苦始得來
    青海的冬蟲夏草資源,主要集中在玉樹和果洛兩地,它們分別占全省冬蟲夏草資源總分布麵積的39%和36%,挖冬蟲夏草的故事,也主要發生在這裏。
    青藏高原的一種“蝙蝠蛾”的飛蛾產下卵,卵孵化成幼蟲,幼蟲吃草根長大。冬天,青藏高原的冬天到處一片白雪皚皚,蝙蝠蛾幼蟲就會鑽到土壤下吃草根,此時所謂“冬蟲”。蝙蝠蛾幼蟲鑽入地下兩三年後,被一種微小的“蟲草菌”乘機入侵了幼蟲的身體,以此寄生。“蟲草菌”這種真菌則慢慢將蝙蝠蛾幼蟲侵蝕而死,並在幼蟲屍體上生長,菌絲體充滿了整個幼蟲身體。
    五月下旬,青藏高原溫度逐漸升高,蟲草菌也感受到了溫暖,從幼蟲的頭部生長出來,然後鑽出土壤,冒出像“草尖”一樣的子實體,此為“夏草”。人們發現了“夏草”,就把它連帶裹著絲的“幼蟲屍體”挖出來,經過用小刷子刷掉幼蟲屍體外麵的泥土和絲,然後曬幹就成了我們看到的冬蟲夏草。
    躲過了人類采挖的“夏草”則繼續生長,形成孢子囊,以孢子的方式進行繁殖。夏草再完成“繁殖”後就融化掉了,蟲草孢子們則通過各種方式開始去尋找他們的寄身體——在夏季開始成蟲的蝙蝠蛾幼蟲。
    在當地,牧民擁有草山、草場。這些天然的草原和山丘是冬蟲夏草的誕生地,冬蟲夏草就生長在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雪山草甸之中。牧民盡管擁有草場和草山,但他們的家庭人數是有限的,到了“挖蟲草季”,一家齊上陣也來不及。一個月後如果還沒有挖完,那麽蟲草就融化掉了,蟲草孢子就逃逸了。
    蟲草經紀產業鏈
    怎麽樣減少因冬蟲夏草生命周期短所造成的經濟損失?這時,蟲草經紀人就出現了。蟲草經紀人多為當地少數民族,他們以家族為單位進行蟲草的投資。一般,蟲草經紀人在前一年就會預估來年一座草場的蟲草收益,進而與牧民談價格。如果看好明年的市場價格,可以談到多一點,比如20萬一座山。這時,他就會拿出錢預付給牧民,牧民接下這個錢,就意味著同意轉讓此草場的開采權,並有義務幫助蟲草經紀人看好草場。
    到了第二年的5、6月份,蟲草經紀人便帶著他召集的采挖隊伍進山了。采挖的民工多數來自附近不產蟲草的縣,以及甘肅等地,他們實行的是“計件工資”,每根完整的蟲草根據品相和大小,交到經紀人手裏可以得到十元至幾十元的報酬。一個月下來也能掙幾萬元辛苦錢。
    挖蟲草是個很辛苦的工作,他們要小心翼翼地匍匐在傾斜的山坡上,還要提防蟲草被挖斷。過去當地人挖蟲草沒有回填,造成了一些環境破壞,但隨著現在挖掘工具的改進,加之他們注意對土坑進行回填,現在已無破壞環境之虞。
    在熟手眼裏遍地都是蟲草,而在新手眼裏卻遍地都是草。也有新手一天也挖不倒一根蟲草,人們戲謔地稱之為“光頭”。
    蟲草經紀人把每天收來的蟲草小心翼翼地收集起來,還要經過清洗、晾曬等工序,一根冬蟲夏草才算完成了它的采集之旅。蟲草經紀人一般以自己的家族為核心做此類生意,有人專門負責召集民工、挖掘,有人負責清洗和晾曬,有人負責在西寧等地的蟲草市場裏開店,搞批發、零售。前些年生意好的時候,一些經紀人賺了大錢。他們把蟲草出口到日本和東南亞各國,外匯收入讓他們在各大城市買樓置業。
    “主要的錢被經紀人賺走了,批發市場裏,一根蟲草的利潤也不過幾塊錢。”在西寧的一個蟲草交易市場,一家店老板告訴記者。
    但是,高收益也意味著高風險。一位業內人士說,蟲草交易和別的農牧產品一樣,也存在一個周期。一般兩三年為一個周期來循環,這就要求經紀人根據對蟲草產量的預判,來設定第二年的交易價格。如果定價偏高,而第二年產量又大的話,當然會賠錢;如果受天氣影響蟲草減產而自己的預定價格又低,在價格暴漲的情況下,當然會有利潤。
    “這一行也是靠天吃飯,賺不賺錢完全要看氣候。”當地一位姓馬的經紀人說。但不管經紀人賺不賺錢,牧民的收益是有保底保障的,正是靠著這些收入,這些年玉樹等地的牧民生活改善了很多,不少人在城裏買了房子。據當地草原監理站的調研,蟲草主產區牧民的經濟收入,有60%來自於蟲草收入,一般產區也能達到30%左右。
    據青海省冬蟲夏草協會統計,2015年全省冬蟲夏草的幹草產量是50.1噸。而青海省去年的蟲草交易量是60噸左右,從西藏那曲、四川石渠和甘肅瑪曲地區一共進入青海10噸左右。
    “山寨蟲草”:逐漸被市場驅逐
    “我們小時候,挖一根蟲草能換五毛錢,那時候就高興得不得了。”西寧的一位出租車司機老韓回憶,家鄉的蟲草原來並不被人重視,隻是被作為一種農副產品要上交給供銷社。供銷社收了牧民的蟲草,再換鹽巴、布匹給他們。在計劃經濟時代,蟲草作為外貿物資出口,青海的蟲草取名“雄雞”牌。
    在老韓的印象裏,蟲草是在“非典”爆發後漲價的。當時專家說吃蟲草能提高免疫力,於是原本默默無聞的蟲草頓時被市場熱捧。此後,一年一個價格往上走,直到前兩年,在國家的“八項規定”出台之後,蟲草的銷售應聲下降,價格再沒有上漲。
    一位從業人員稱,前些年,在蟲草從一斤幾千元到一路飆升到數萬元、十來萬元的過程中,受利益驅動,一些“李鬼變李逵”的把戲也在發生。用亞香棒蟲草、涼山蟲草冒充冬蟲夏草,是最為常見的招數之一。這非常考驗收購者的“眼力”,每個醫藥公司、收購站都配有專職的收購鑒定人員,他們的工作就是把不合格的、假冒的蟲草挑出來。
    這些山寨版冬蟲夏草,往往在外觀上和青藏高原的冬蟲夏草很相似,但價格上卻差出一大截,“山寨蟲草”往往幾千元一斤,一克20、30元,比真的冬蟲夏草便宜好多倍。當然這些“山寨蟲草”的原產地不在青海和西藏,它們也很少在真品紮堆的地方亮相。它們常常通過地下渠道走進內陸省份,出現在內地城市的各種特產店和“禮品店”裏。亞香棒蟲草,主要分布在湖南、安徽、廣西等地;而涼山蟲草主要分布在貴州、雲南、四川等地。這些假冬蟲夏草,外觀和冬蟲夏草極其相似,但兩者性質截然不同。專家介紹,如果消費者不慎購到“山寨蟲草”,應盡快丟棄,因為“山寨蟲草”不但不能補養身體,而且很容易產生頭暈、嘔吐、心悸等副作用。
    “冬蟲夏草中間有明顯的四對足,蟲體與子座的比例大致為1:1.”青海省食藥監局的一位專家說,這是辨別真偽的簡易方法。
    近年來,在政府、監管部門和行業協會的共同努力下,青海等地製定了從源頭杜絕收購假蟲草、杜絕以次充好的交易行為,“山寨蟲草”逐漸被市場驅逐,交易市場逐漸恢複了正規。

聯係我們

  • 聯係電話:13117886855(黃經理)
  • 座機號碼:0752-2368882
  • 企業郵箱:ynsw2017@163.com
  • 地址:廣東省惠州市惠城區中信水岸城生活匯三樓S-3-24
廣東明升体育m88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:粵ICP備17055857號-1 百度統計 CNZZ 網站製作:牛商網(股票代碼:830770)

關注微信關注微信

業務洽談業務洽談